湫之风

后来他们过得很幸福,只是再与彼此无关。

佛了。生气伤肝。我自清心明目。他人与我无关。无所谓。


真的很烦。用了我的眉笔,不旋进去也不盖盖子,提醒了也不理,然后全断了。偏偏还TM不能发脾气。好烦。真的烦。


我的妈耶吓死我了,另一个被个all羡姐姐关注了,点进主页去差点没把我吓飞,我一个all澄女孩,为什么会被all羡关注?我觉得我该反思。标注了不吃wx天雷mx跟md还关注我。哇难受了。我今天一天都得难受了。不取关我我就把她拉黑。嘻嘻


嗨呀,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跟我一样杂食又口味氢气的嘛。以后就不怎么联系就好啦。嗨呀。还是有点点难受的。


喜欢江澄的各位真是太棒啦,今下午刷各个tag的时候感动到哭,每一位澄粉都是珍宝啊!


【羡澄】会幸福的

# 魏无羡 X 江澄。不逆。请看清cp。

# 江澄生贺。


# 极限赶文,对不起我太辣鸡了。




①起床气

江澄与魏婴两人从高一开始就从家里搬了出来,但大多数的习惯还是没改掉,比如说夜夜大被同眠。

江澄作息时间非常规律,天天早晨六点起床,轻轻扯开魏婴环在他腰间的手,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去做早餐。

两人在家中养成的习惯,早餐必须得吃饭。

至于配菜一般是煲个汤,炒个小菜,再炒个酸菜,最后来个肉类就成了。汤是莲藕排骨汤,小菜是南瓜藤,酸菜是四季豆或者白萝卜,肉倒是随便,小炒肉为主。都是江澄跟魏婴花了小半个月才定下来的口味。

虽然都是江澄下厨。

而江澄每天早晨在等待那一罐子莲藕排骨汤出锅时就顺带着去叫了魏婴起床。

要说这魏婴也是麻烦得很,谁大清晨的去叫他都没法子把人拉起来,也就江澄他妈

——虞紫鸢虞夫人——魏婴唯一又惧又敬的人跟江澄两人能叫起来,其他人去准被轰出门外。

在家的时候就是江澄叫魏婴起床,他自从小时目睹过一次魏婴被别人叫醒之后大发雷霆的模样后就再也没将这事假于人手,没想到现在还得继续。

当然,江澄的叫人方式可不怎么温柔,一掀被子也不管魏婴的反应,弯腰左右开弓就把魏婴那脸颊上本就不多的肉往旁边拉。

“魏婴起床了!”

②同桌

两人从幼稚园开始就一直是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还是同桌。

现在也是。

魏婴成绩好,天分高,翻翻书就能明白那些东西,所以就整日整日的趴在那睡觉或者带着耳机玩游戏,老师也懒得管他,毕竟成绩摆在那,训也训不出什么话来。

江澄也是个学霸,与魏婴常年霸占年级前二的位置,但这就是个典型的“天分比你高还比你努力”型学霸。书上的的笔记有条有理,笔记清秀,时不时还加上自己的见解与注释。

倒算得上是老师最喜欢的那类学生了。

③初恋

这俩人,确认关系的过程的确是有些不好同人说的。

毕竟有些丢人。

确实丢人。

连确定心意都是被人催着的。告白更是赶鸭子上架。

两人关系太过亲密,早就不分彼此,关心亲昵都融入骨血变成了本能。

可偏偏就是那根脑电波对不上,你以为我喜欢她,我以为你喜欢她。

就是猜不到那个答案。

最后还是聂怀桑看魏无羡一连三天都眼睁睁看着江澄被学妹“借走”都没啥反应,好奇地主动去问。

然后被倒了一大桶苦水外加塞了一大把狗粮。

聂怀桑心里苦啊,他本来以为那两位老早就确定了关系才敢那么肆无忌惮地放闪,结果事实证明他还是修行不到家,那两个家伙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自觉!

他苦口婆心地劝:“魏兄,你就不觉得江兄可能喜欢你吗?”

事后,不愿透露姓名的某位聂姓红娘悄悄透露:他被魏江二人联手威胁不许把事情说出去,不然就去告诉他大哥他在学校不务正业。

聂怀桑心里苦。

④旧伤痕

魏无羡是江枫眠从福利院领回来的孩子,但他也不是一开始就在福利院的,他两岁以前还是跟着父母一起,然后有一天父母失踪,他也流落街头。

那是个小县城,他父母也没有熟人,失踪之后他为了不饿死只好学着自己出门。好在他长得可爱,还有人愿意照顾他一二。

但时间一长,谁又愿意自家多个拖油瓶,各家跟踢皮球似的,魏婴也乖巧,自己悄摸就跑了。兜里就那么几块钱,买了几个包子馒头准备慢慢吃,结果就在路过某条小巷时,好几条恶狗扑了出来,想抢他手里的包子,他不给,狗就咬。

最后也没保住自己的包子,左手臂还被咬了两口,大概是咬得深了,直到现在也都留着印子。

当初要不是江枫眠找到了他把他带走,估计现在就没有他了。魏婴摸着早已挪移到小臂中上方的齿印,眼中带着笑意,也遇不到他家阿澄。

⑤绝对信任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总是对那些懵懂的情爱感兴趣,会开始比较自身与与他人身上的差距,存在于身材与外貌各方面上的不同。也对大人们总是对他们闭口不谈的男女欲望一事充满着求知欲,用着自己偶然间听到看到或学到的词语来或隐晦或正面地提及到。那些疑问像是一把刷子一只羽毛在他们心尖上挠痒痒,让他们整个人都骚动了起来,无比渴望自己的疑惑得到解答。

于是在某一个夜晚,魏婴抱着江澄说:“我们做吧!”

江澄没有说话,只是努力放软了身子,他相信魏婴。

魏婴也的确没有让江澄感到多难受,顶多有点酸涨感,更多的是快感跟爽。

他喜欢江澄那双被泪水浸润的杏眸,因为那是他的杰作,不喜欢江澄紧咬的嘴唇,会想方设法地哄着江澄叫出来,越来越大声。还喜欢摸着江澄的锁骨蝴蝶骨,再顺着脊柱一路滑到臀缝,尤其他喜欢腰臀那处的皮肤,细腻柔滑,又极容易起红痕印子,极大的满足了他某些见不得人的小心思。

江澄忘记他们做了多少次,反正他雷打不动的生物钟第二天是没把他叫起来的,等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被阳光晒着透着幽光的紫色窗帘,然后就是他腰间搭着的属于魏婴的手臂,微微侧首就是魏婴挂着笑的睡颜。

罢了,大不了下午找个理由跟老师请个假就是了。

⑥中秋节

中秋团圆,江家五人都回了家。

晚餐时坐在首位的江枫眠看着底下两个孩子的调笑,桌子下的手却一直没有放开就明白了一切,索性清咳一声,开门见山就问:“阿婴啊,你跟阿澄这是……”

魏婴也没想着隐瞒,本来还想插科打诨几句,被江澄拧了一下后只得老老实实开口:“我们在一起了。”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凝滞,无人敢动筷。

虞夫人冷着一张与江澄相似的脸瞪了一眼魏婴,又瞪一眼江枫眠,“这有什么好说的,当我看不出来从小你眼珠子就恨不得黏在我儿子身上吗?真是慢死了,快吃饭!还看什么看,饭菜要冷了!”

至此,他们俩连出柜也是顺利度过。

从此阖家团圆幸福安康。

生日快乐鸭,晚吟。


尝试着写文,为你肝一肝生贺x


我还是适合一个人。不想再跟别人有过多交际。我很害怕。


快实习了。有点怕。得去面试。很怕。但是还是要去试试。各个医院都试试。锻炼自己。


为爱发电才是我想码字写文的初衷。想看那两个人碰撞会擦出怎么样的火花,会有怎么样的故事。不去考虑别人的想法。自己喜欢就好。